您现在的位置:张山信息门户网>财经>10bet总代 - 探索如何激活绿色PPP社会资本参与度

10bet总代 - 探索如何激活绿色PPP社会资本参与度

日期:2020-01-03 13:34:54    阅读次数:5000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10bet总代 - 探索如何激活绿色PPP社会资本参与度

10bet总代,在经历了近两年的监管寒冬后,中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开始有所回暖,在绿色环保和民生项目领域的投资增长尤其明显。如何进一步激活社会资本对绿色ppp的参与度?政府在绿色ppp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11月16日,在由清华大学主办、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承办举办的第四届中国ppp论坛上,国内外专家聚焦“绿色ppp与区域可持续发展”这一主题,围绕区域开发、生态发展、环境治理、绿色金融、数字经济等ppp相关领域热点问题展开研讨。

撬动绿色社会投资

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高杲表示,据全国ppp项目信息监测服务平台数据,截至11月初,中国各地正在推进的ppp项目近7000个,总投资约9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城市基础设施、农林水利、社会事业、交通运输、生态环保五大领域占全部项目个数和总投资规模比重均接近90%。

高杲强调,近年来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推广ppp模式,不断强化对ppp操作的制度约束和规范引导,积极鼓励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已在铁路、林业等领域推广了一批试点示范项目。国家发改委下一步工作重点集中在指导各地提高ppp项目科学性以及为ppp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环境上。

“在本周三刚刚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降低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最低资本金,这有助于解决包括ppp项目在内的本项目资本金筹措。”高杲说。

可以看到,ppp项目的回暖在绿色环保和民生项目上表现尤为明显。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管理库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国ppp净增入库项目595个、投资额9134亿元;净增落地项目1348个、投资额2万亿元,对比去年同期1.5万亿元的投资额,明显回暖,其中近四成的项目与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有关。

“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单靠公共财政难以有效解决。”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说,在该领域引入ppp模式,调动社会资本参与,是助力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准则。业内应精准研究这一模式存在的堵点,重点关注如何解决投资回报机制规划、技术与模式创新不足、同质化竞争等问题。

发展绿色金融具有极强的社会效益,也能够在经济动力疲软时采取逆经济周期手段拉动经济增长。根据机构测算,“十三五”期间,中国在环境治理方面的投资将有20%~30%的巨大增长空间,预计投资需求量可达3000亿~4000亿元,整个环保产业的资金需求量可达到1.5万亿元。然而,由于绿色ppp项目低收益低回报的特点,民间资本参与其中动力并不充足,海量资金缺口难以得到有效弥补。

那么,应该如何撬动对绿色ppp的社会投资?

在中美绿色基金董事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聘研究员徐林看来,中国绿色投资应实现精准发力。具体而言可重点关注五个领域:节能和清洁能源、智能和绿色制造、绿色消费和服务、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生态环境改善。

徐林进一步指出,随着中国经济转型,绿色领域投资需求和盈利空间越来越大,建立一套包括成本补偿机制、绿色资产交易机制等在内的完整绿色资产价值实现机制,将成为鼓励投资推动中国绿色发展的重要手段。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推进,城市群正成为新型城镇化主体形态。作为中国唯一一个新型城镇化综合ppp项目发起者,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书峰认为,中国尚未完成的城镇化造就了巨大市场缺口,这将是ppp项目“有的放矢”的重点领域。

“中国有2800多个县,让这些县域小城市发展起来有两大问题:第一缺资金、第二缺人才。”张书峰指出,从ppp发展历史来看,发达国家ppp项目更多针对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查漏补缺,而中国的小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需要的是整体更新和系统性补齐,这将带来大量投资机会。

推动绿色发展

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秘书长范恒山认为,绿色ppp是促进绿色发展的重要支撑,不仅以发展绿色项目、实施环境治理为己任,而且通过适宜的机制把政府和社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政府财政与债务约束从紧的情况下,绿色ppp可以大有作为。应当认真总结经验,强化科学操作,进一步有效发挥功能,努力为推动绿色发展、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实现国家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做出新的贡献。”范恒山说。

在范恒山看来,实现绿色发展应将一切生产消费行为导入绿色发展轨道;运用绿色技术改造提升产业结构;以绿色生态资源为基础,促进各相关产业的融合创新;通过深化改革推动深度开发,将绿色生态功能转化为生态产品价值。

要实现绿色发展,范恒山认为,应紧扣四个方面。

一是“导”。立足于保护生态环境、形成绿色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形成严格的体制约束、法律强制和政策激励,将一切生产消费行为导入绿色发展轨道。

二是“提”。运用绿色技术如循环经济技术、绿色载体如田园综合体等改造提升产业结构,推动高污染、高耗能产业全面转型,并大力拓展节能环保型产业、清洁能源型产业,全面形成以绿色制造为主体的现代绿色产业体系。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从某种意义上说,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型工业、科技革命和以数字城市、数字农村建设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创新与绿色发展在方向、内容上是一致的,要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推进的机遇,抢占制高点。”范恒山说。

三是“融”。以绿色生态资源为基础,促进各相关产业的融合创新,延伸绿色产业链条,推动其他产业绿色化转型,形成“融”经济,打造“混”产业。

“这意味着不仅可以科学利用绿水青山本身的资源发展特色经济,还可以依托美丽的自然山水,把康养、旅游、医疗、文化创意和房地产等产业结合起来,实现融合发展,做大做强绿色产业。”范恒山说。

四是“转”。通过深化改革推动深度开发,将绿色生态功能转化为生态产品价值。探索建立基于重要生态产品等的区域间利益平衡机制,如流域上下游、区域毗邻地区生态保护与补偿机制、重要生产资料输出地与输入地间利益平衡与补偿机制等。

范恒山指出,目前国内已有多个地区进行了行之有效的探索,如新安江千岛湖流域上下游间的生态补偿机制建设、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调水与用水地区间的对口协作等。